中国公共支出的变动趋势 - 民族宗教艺术网 - 首页

民族宗教艺术网

www.fjgd.gov.cn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访谈

信息搜索:

中国公共支出的变动趋势

更新时间:2016-04-16 信息来源:本站 浏览:1897

自建国以来,我国公共支出无论是从绝对量还是从相对量来看,都呈不断上升的趋势。对于这一现象不少经济学家、管理学家都给予了相应的解释。在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瓦格纳的政府活动扩张法则及皮考克和魏斯曼的收入增长引致说。

公共支出亦称财政支出或政府支出,系指政府为履行其职能而指出的一切费用的总和。根据理论分类法和预算分类法,公共支出可以作出不同的分类。理论分类法下,公共支出可以分为消耗性支出、转移性支出、预防性支出、创造性支出、可控制性支出、不可控制性支出、一般利益支出、特殊利益支出,预算分类法下公共支出又可以分为国防支出、外交事务支出、行政管理支出、经济建设支出、社会文教支出、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支出、政府债务支出、其他支出。建国以来,这些方面的支出便呈梯度增长,引起了公共支出的总增长。

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的财政是“大而全”的财政,财政支出的范围极其广泛,可以说无所不包。1978年的改革开放启动了财政的公共化转型,特别是1998年公共财政成为我国财政改革的战略目标后,更是加快了从建设财政向公共财政的渐进转型步伐,导致我国的公共支出结构出现了以下重大变化:

1。经济建设费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不断降低:我国财政支出中的“经济建设费”基本上包含了所有的生产性支出,分为:基本建设支出、挖潜改造资金和科技三项费用、增拨企业流动资金,等等。从经济建设费占财政支出的比例情况来看1978 年经济建设费占我国财政总支出的比例高达64。08%,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这一比例不断下降,到2006 年已经降为26。56%。由此可见,在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政府投资往往要在社会总投资中占有较高比重,但随着社会基本经济的逐渐构造,政府开始降低经济建设投资比重。

2。公共投资规模减小,私人部门投资加强。当经济发展进入中期阶段之后,政府的投资便开始转向对私人部门投资起补充作用的方面。

3。由社会基础设施投资逐步转向教育、保健、社会福利方面。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在重视经济建设的同时也注意到了文化建设方面的问题,以发达国家的发展战略为借鉴,当步入发展的中期阶段,公共支出便将重心由物质层面转至精神层面。这些旨在进行福利再分配的政策性支出的增长会大大超过其他项目的公共支出的增长, 这又进一步使得公共支出的增长速度加快,甚至快于GDP的增长。公共支出的变动趋势如图所示。

4。 行政经费支出逐年攀升,已超平均增长水平。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行政经费支出比重一直不断攀升,已经由20世纪80年代初期占总支出比重的7%上升到近年来的近20%,2004年,行政费用已到占总支出比重的19。38%高点,同期我国公共支出占GDP的比重由1980年27。03%下降为2006年的19。17%,这说明行政支出的膨胀已经超过了公共支出的平均增长水平,部分程度上挤占了其他方面的公共支出。

对于瓦格纳对公共支出增长现象所作出的解释——“政府活动扩张法则”,即政府从事物质生产的经济活动在不断增加,提供的公共物品或服务的范围越来越大,这些都导致公共支出的增长。我们将通过分析建国后公共支出趋势来验证这一解释。从上面公共支出的变动特点可以看出,随着经济的发展,政府的职能逐渐扩大,在进行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也着手于教育,社会保障和福利方面的建设,并且逐年加强。例如政府部门用于养老金、补贴、债务利息、失业救济金等方面的支出。这些支出的目的和用途当然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政府付出了资金,却无任何资源可得,并且这种支出还是逐年递增的。值得注意的是,建国前,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政府的职能范围极为狭窄,建国后,中国逐渐发展为发展中国家,这期间政府的职能逐渐广泛起来呢,经济学上对公共支出的预算分类,就是根据公共预算所编列的支出项目来进行的。预算支出项目编制通常与政府部门职能或机构设置相结合,即有多少职能就设置多少支出项目,由此可见,这符合了瓦格纳的政府活动扩张法则。改革开放的到来,工业和经济不断的发展,经济增长速度呈狂飙式发展,需要更多的法律和制度体系进行规范,并且不完全市场更加突出,市场自身不能对资源进行有效的配置,提高资源利用率。从而政府需要更多的人进行管理,导致政府为此增加支出,另外经济的增长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需要更多的资源进行合理协调整个社会的各种关系导致公共支出呈加速上升趋势,这里符合瓦格纳法则。

公共支出的增长现象还存在着一大解释——公共收入增长引致说。这是皮考克和魏斯曼基于瓦格纳的“政府活动扩张法则”的建立下提出的一项更为复杂的解释。公共收入引致说即公共支出的增长只是由于公共收入的增长而造成的,他们认为在税率不变的税收制度下,政府所征得的税收收入必然呈不断增长的趋势,且追求政府权力最大化的政府是喜欢多支出的。在动荡时期,政府的支出会急剧增加,于是,政府会被迫提高税率或增加新税,但动荡时期过去后,税率水平并不会退回原来的水平上。建国以来我国的税收情况如图所示。 我们所了解的公共收入的来源主要是以税收为主,美国的《现代经济学词典》给税收下的定义是:税收的作用在于为了应付政府开支需要而筹集的稳定的财政资金。我国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的增长趋势。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增长趋势几乎一致。(见图4) 从1987年到1990年缓慢增长,从1991年到2005年快速增长,自2005年以后急剧增长。查本国历年财政政策,1980年起,除北京、天津、上海继续实行“总额分成、一年一定”的体制外,各省、自治区实行了“划分收支、分级包干”的新财政体制,打破了统收统支的局面,调动了中央和地方增加财政收入的积极性,事权和财权的统一、权利和责任的统一促使。这种体制对增加财政收入减少财政赤字,加强宏观调控具有一定的作用。1979年,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加强基本建设财务拨款管理的通知》,要求基本建设不能突破国家预算指标范围;严格按照国家计划供应资金;严格执行结算纪律,防止和制止拖欠贷款;严格按照基本建设程序办事,纠正边设计、边施工、边生产的做法。对引进的项目和1000多项未完工程,除保留必要的部分外,全部停建、对大部分非生产性项目也实行停建、缓建。同时,严格基建投资的审批手续,并将基建资金逐步改为有偿使用,强化了投资硬约束。通过这些措施把国家预算内的基本建设投资规模每年的增长速度控制在10%―25%之间,避免出现大起大落的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不必要的财政开支。另外,控制消费需求,压缩各项开支,也对抑制财政支出起到积极作用。由此,验证了皮考克和魏斯曼的公共收入增长引致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