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宗教艺术网

www.fjgd.gov.cn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读书

信息搜索:

这是他最后的善良

更新时间:2017-01-06 信息来源:本站 浏览:62

“你走吧,”

她平静地接过去,知道这是和哥哥最后一次通话了,所以,她简直是笑着说:“哥,在家呢?你先吃吧,我在单位加班,不回去了……”

这样的生离死别居然被她说得如此家常,他的妹妹也和他说过这样的话,看着这个自己劫持的人,听着她和自己哥哥的对话,他伏在方向盘上哭了,

很多人问过她究竟说了什么让劫匪居然放了她,然后坚持了专注生活的时机,”他说,

他拿出手机,递给她:“来,给你哥打个电话吧,

终于他被警察解围了,一切的警察让他放下枪,不要损伤人质,他疯狂地喊着:“我身上好几条人命了,怎样着也是个死,无所谓了,

是一个很小的储蓄所,

她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

“惧怕了?”劫匪问她,他看着前方,看着那些喊话的警察,再看着身边讲述的女孩,他突然觉得尘世是那么美妙,但一切曾经来不及了,”

“你哥?”“是的,”她说,“我父母双亡,是我哥把我养大,他为我卖过血,供我上学,为了我的任务送礼,他都二十八了,可还没结婚呢,我看你和我哥年龄差不多呢,抢劫遇到了历来没有过的不顺利,两个女子拼命对立,他把其中一个杀了,另一个被劫持上了车,”

劫匪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落了上去,他狠着心说:“那你可真是够不幸的,她流了眼泪,她知道自己碰上了亡命徒,知道自己生还的能够性不大了,

这个刚刚21岁的女孩子才参与任务,为了这份任务,她拼命读书,毕业后又托了很多人,没钱送礼,是她哥卖了血供她上学为她送礼,她父母双亡,只要这一个哥哥,

她摇头:“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我哥,她平静地说,我只说了几句话,我对我哥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哥,天凉了,你多穿衣,

她想她真是命苦,刚下班没几天就遇到了这样恐惧的事情,怕是没有生还的能够了, 他是一个劫匪,坐过牢,之后又杀了人,走投无路之际他又去抢银行,”

她没有和他人说起劫匪的眼泪,说出来他人也不置信,但她知道那几滴眼泪,是兽性的眼泪,是残酷的眼泪,

劫匪饮弹自尽,

“快走,不要让我悔恨,也许我一分钟之后就悔恨了!”

她下了车,走了几步,居然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她永远不知道,是她那个家常电话救了她,那个电话,唤醒了劫匪心中最后仅存的残酷,那仅有的一点残酷,救了她的命!

她刚走到平安地带,便听到一声枪响,回过头去,她看到他倒在方向盘上,他身上不只要枪,还有雷管,可以把这辆车引爆,但他突然想和人聊聊天,由于他的身世也异样不幸,他的父母早离了婚,他也有个妹妹,他妹妹也是他供着上了大学,但他却不想让他妹妹知道他是杀人犯!

她和他讲着小时分的事,说她哥居然会织手套,在她13岁来例假之后曾经去找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帮她,她一边说一边流眼泪,,”说着,他用刀子在她颈上划了一刀,

她的颈上渗出血滴,”

围着他的警察继续喊话,他无动于衷,接着和她说着她哥,由于有人报了警,警车越来越近了,他劫持着这个女子狂逃,把车都开飞了,撞了很多人,轧了很多小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常见问题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